首页>新闻>要闻联播>今日三亚

自贸港国际交易平台建设受瞩目

【字体: 打印
2020-06-29 08:58:21 三亚传媒融媒体

“掘金”世界金融市场

自贸港国际交易平台建设受瞩目

200余家企业入驻三亚·亚太金融小镇,海南本土第一家商业保理公司海南国际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揭牌成立,中国银行三亚分行成功办理全市首笔FTN账户资金入账……三亚金融板块的“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业内专家认为,下一步三亚国际交易平台或将走上舞台,为海南带来一张崭新的亮丽名片。

国际交易所是全球主要自由贸易港的“标配”

众所周知,全球最成功的现货拍卖交易场所当属荷兰鲜花市场。荷兰阿斯米尔鲜花市场是全世界最大的花卉拍卖交易中心,面积约有160个足球场大小,全球80%的花卉在此交易,每天早上成交5万笔,1900万枝鲜花和200万盆栽植物从这里行销全世界。

阿斯米尔鲜花市场共有4个花卉交易拍卖行,采取减价拍卖的方式,每个厅内悬挂2-3个拍卖大钟。拍卖行每周开市5天,每天清晨6时30分开拍。价格指针从高到低逆时针旋转,一旦买主看到有自己中意的价格,便可立刻拍下手中的按钮,将拍卖钟停在那一数字上。谁将大钟停下,谁就在那一时刻成为买方。每一个拍卖钟每小时可以达成1500笔交易。

“放眼全球,成功的自由贸易港离不开发达的交易市场。”三亚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三亚国际交易集团总经理、海南国际商业保理公司总经理姚浩分析,标准金融机构的金字塔体系中,交易所位于最顶端,包括证券交易所(股票、债券等)、期货交易所(商品、股票、债券、外汇等)。走出国门,几乎只有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只有这两类交易所才能体现国际竞争力、为国家获取定价权等战略利益。比如新加坡能成为东西方之间的贸易枢纽,就与新加坡交易所密不可分,其天然橡胶期货、铁矿石期货、汇率期货等,已经成为全球重要的定价基准和风险对冲工具,带动了新加坡国际贸易的繁荣。香港在全球自贸港中地位突出,也与香港交易所息息相关,在股票交易的同时,股指期货、黄金期货、汇率期货等品种成为全球市场的重要风向标。迪拜的迅速崛起也得益于交易所的成功,比如迪拜商品交易所推出的原油期货仅用数年时间就成为全球能源的第三个定价中心,在阿拉伯世界独树一帜。当前,境外交易所纷纷上市中国概念的国际期货、期权产品,吸引中国客户直接或间接到芝加哥、新加坡、伦敦等境外进行国际期货交易。

突破制度约束打造国际交易所成市场共识

交易所是国家级特许经营牌照,居于金融市场顶端,具有一定的垄断特征。世界交易所协会统计的期货交易所约48家,我国现有4家,分别为上海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全球已上市的期货交易所市值普遍在100亿美元以上,其中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洲际交易所、香港交易所市值均高达400-600亿美元,市盈率20-40倍,高于当地平均值。

随着全球经济重心东移,中国在世界大宗商品市场影响力举足轻重。近20年来,亚洲在全球GDP的占比从25%上升到35%,亚洲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60%,2019年《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中的中国企业数第1,首次超越美国。中国在能源、金属、农产品等多个品种上的年进口量居世界第一,每年石油进口4亿吨、铁矿石进口10亿吨、天然橡胶进口280万吨、大豆进口9000万吨、精炼铜进口324万吨。

颇为尴尬的是,虽然中国是全球许多大宗商品的第一大买家,但是国际贸易定价仍主要参照欧美老牌交易所的价格。在资本项目未充分开放的背景下,中国期货市场与国际市场相分隔,尽管成交量巨大,也难以发挥全球定价中心的作用。另外,人民币缺乏海外应用场景,制约了人民币国际化步伐。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建立国际交易所,一直存在难以跨越的鸿沟。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进展较慢,外国客户参与难,一是由于资本项下未充分开放,二是中国市场的交易规则与国际不接轨,国际投资者不适应。此前金融业一直有种声音,中国应该突破制度约束建立国际交易所,直接允许国外客户与符合条件的国内客户共同参与,可以较快地形成被国际市场认可的商品定价基准,逐步提升中国在全球的定价话语权。

姚浩认为,海南自贸港建设正在对标香港、新加坡、迪拜,争取制度上的突破,实现制度红利。通过建设国际交易所,将把优秀的国际经验引入国内,在海南形成吸引和培养国际金融人才的基地,助推海南的人才结构升级。国际交易所可直接服务国内外客户,集聚国内外资金,营造金融、贸易、投资的完整生态,吸引众多国内外机构云集海南,形成交易中心、价格发现中心、资源配置中心和风险管理中心,提升海南对周边国家和地区产业发展的辐射作用,助推海南成为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对外开放窗口。

三亚搭建地域特色国际交易平台条件成熟

在自贸港政策的支持下,海南发展国际交易平台发展迎来历史性机遇。习近平总书记“4·13”重要讲话和中央12号文件均提出,支持海南“设立国际能源、航运、大宗商品、产权、股权、碳排放权等交易场所”。今年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又一次强调了交易场所建设任务。《国务院关于印发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的通知》中提到:设立国际文化艺术品交易场所、国际热带农产品交易中心、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以及种源交易中心)。

“三亚目前搭建具有地域特色的国际交易平台的条件已经基本具备。”三亚学院盛宝金融科技学院副院长、三亚市签约理论家王涛副教授认为,搭建大宗商品国际交易平台,需要一定的现货交易基础和政策支持,目前海南政策已经放开,而且三亚在某些品类现货交易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和基础,条件已经成熟。王涛建议,下一步,可进一步考虑建立数字资产以及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交易平台。这类资产交易平台将在未来赋能海南自贸港建设的过程中,很有可能从国内众多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平台中脱颖而出,并塑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

姚浩建议,在自贸港制度体系下建设交易场所,以与内地不同的制度体系进行监管,方能真正打造国际化交易场所。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制订符合自贸港改革开放要求的监管规则,自主进行日常监管,中国证监会保留指导、备案、授权、关停的权力。允许设立国际化的期货、现货交易场所。新设立的交易场所以面向国际客户为主,采用国际规则运转,与国内市场相对隔离。

业内专家认为,海南自贸港为我们在本国境内建立国际期货交易所打开了空间,通过直接采用国际规则,吸引国际客户、国际资金、国际人才,营造金融、贸易、投资的丰富生态环境,打造交易场所国际化发展高地,形成亚洲价格基准,提升中国在全球市场的定价话语权,最终成为自贸港建设的重要支柱。

记者赵庆山

相关稿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