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情>三亚概览>历史沿革

崖县黎族人民打响抗日第一枪

【字体: 打印
2020-03-31 09:44:27 三亚传媒融媒体

崖县黎族人民打响抗日第一枪

1939年2月14日,日本特别陆战队2500多人攻占三亚。然后分兵向东西两路推进。向东的日军去占领藤桥,在番墓田村制造血案,杀死多名村民。而向西的日军进犯崖城、九所,一路上在桶井村、马岭村、红塘村枪杀或用刺刀杀死男女村民多人,还在马岭村洗劫店铺,烧毁店铺和粮仓。

1939年2月15日,西进的日军占领了崖城,并且在崖城中学设营驻扎,进而在九所驻军。西路日军先后在临高村、乐罗村、报旺村、木头园村、务道村屠杀百姓,制造血案,甚至烧毁村庄。日军的残暴行径,给当地人民造成了空前的巨大灾难,使大家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奋起斗争,才有生存的出路。

黎族人民优秀儿子唐天祥,系原崖县四区罗浩乡落马村(今属乐东县)人,自幼在黎寨里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养成了勇敢、顽强的性格。但是唐天祥的父母明智,省吃俭用让唐天祥上学读书,增加了很多见识。唐天祥初中毕业回乡后,动员和组织群众制定乡规民约,维护乡村治安。他还发动和组织群众反抢割、抗缴租与恶霸地主抗争,深受黎族人民欢迎和拥护。日军占领崖城和九所后,唐天祥曾多次与汉区的进步青年朋友接触,立下抗日救国的意志,在村里组织了民间“常备队”抗日武装,他自任队长。

1939年4月初,驻九所的日军在汉奸的带领下,出动60多人大摇大摆地进入山区罗浩村、落马村一带烧杀抢掠。唐天祥决计利用山峦向日军发起攻击。他带领唐亚福、唐斗生等30多名常备队员,手持粉枪、长矛、大刀、弓箭等器械在落马村东的吊鼓岭伏击日军。

耀武扬威的日军没有料到会陷入埋伏圈,被唐天祥等人迎头痛击,击毙日军2人、击伤数人,崖县黎族人民打响抗击日寇的第一枪,狠狠地打击了日军的士气。

吃了大亏的日军恼羞成怒,依仗精良的武器疯狂反扑。一时间,机枪、小炮猛烈射击,压制了常备队员的火力。唐天祥立即带着队伍撤入山兰园。气急败坏的日军找不到目标,就转向攻击,发泄怒气,在汉奸的帮助下,抓捕了唐天祥的妻子容亚恨,还抓了唐天祥的胞弟唐天远以及妹夫张亚就。日军还把落马村、抱笋村、罗浩村的民房全部烧毁。

第六天,驻九所的日军分遣队队长江波户带着60多名日兵在汉奸吴贤生(坡仔村人)、赵亚吉(龙鼻村人)的带领下,把唐天祥等人包围在罗浩村槟榔园里。唐天祥等人奋力与敌拼杀,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日军捕获,被送到九所分遣队关押。

日军了解到唐天祥有一定的文化,在当地有自己的武装队伍,在黎族人民心中很有影响力,就想收买他充当伪维持会黑衣队队长为日军效劳。通过威逼利诱,妄图降服唐天祥。但是,唐天祥宁死不屈,铿锵有力地说:“头可断、命可丧,坚决不投敌叛国,不当卖国贼。”他在牢房里再不愿出门,拒绝与敌人对话。日军要提审他,他就拳打脚踢不让日本兵押走。后来,日军要唐天祥的爱人和弟弟来劝降,唐天祥也坚决地拒绝。最后,日军又强迫唐天祥的妻子劝降,唐天祥忍痛用砖头将妻子砸昏,还将随同前来的日本兵用砖头砸伤,然后从内堵住牢门。不多时,日军队长江波户闻讯带兵赶来,也无法打开牢门。江波户无计可施,只好命令日本兵搭梯子爬上屋顶拆开瓦片,妄图逼唐天祥开门。不料,拆瓦片的日本兵又被唐天祥用砖头砸得鼻青脸肿。江波户无可奈何,只好下令日军机枪手爬上房顶用机关枪对准唐天祥扫射,黎族人民的好儿子唐天祥壮烈牺牲。但他自发地伏击日军的英勇行为,狠狠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黎族人民抗击侵略的士气。

(葛君根据史料整理)

相关稿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