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情>三亚概览>历史沿革

保平革命烈士纪念碑:牢记先烈事迹让红色基因薪火相传

【字体: 打印
2020-03-26 09:18:47 三亚市史志工作办公室

保平革命烈士纪念碑:

牢记先烈事迹让红色基因薪火相传

保平村的革命烈士纪念园四周绿色葱郁,成为青少年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记者袁永东摄

在崖州区保平村内,矗立着一座为纪念保平地区奋勇投身革命,为追求民族独立和解放而牺牲的烈士和死难者而修造的纪念碑。这座纪念碑于1996年由三亚市人民政府拨款修造。历经二十几载春秋,在村民的保护下,纪念园区依然如新,每逢祭奠日都有人们前来瞻仰。

这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村落,始建于唐代,被列入了国家历史文化名村名录。曾经是古代的军事、商旅重镇,也有着官家所修的驿道,村内还有海南保存最完好的大量明清时期建筑,具有浓郁的中原文化特色,古意盎然。就是这样的一个村子,在革命年代里一批批群众前赴后继投身革命,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他们为了救民族于危难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32名烈士为革命捐躯,20名群众惨遭敌人杀害,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红色革命村”。

“独上高楼望帝京,鸟飞犹是半年程。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绕郡城”。古人的这首诗,道尽了崖州的偏远、寂寥和凄凉。而保平村的出现,不仅仅是崖州文化繁盛的象征,也代表了崖州精神中代代相传的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精神。

初建党支部

崖县地处边陲,交通闭塞,所有青年学生外出广州、上海读书或者谋生总是从三亚、港门、望楼港直接乘渔船或盐船往返。保平地区毗邻港门,从“五四”运动的精神传到崖县开始,保平地区的进步青年就掀起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和抵制日货的高潮。1919年巴黎和会的消息传来,保平地区青年学生义愤填膺,在崖城集队游行示威,反对不平等的“二十一条”,反对丧权辱国的北洋军阀政府,坚决要求政府“外争主权,内惩国贼”。他们积极开展爱护国货,抵制日货的活动,组织宣传队、检查队向广大民众进行抵制日货、爱护国货的宣传,并对商贾逐户检查,凡匿藏日货者都要抄查烧毁。

就在这一时期,保平村人麦宏恩,被从广州委派回崖县开展农民运动,于1926年春,在崖城成立起崖县第一个党组织——崖县共产党小组,组长陈英才。1927年春,麦宏恩等又在港门、保平、临高发展一批党员,并分别成立港门、保平等党支部,保平党支部书记何绍尧,党员何赤、李福崇等。崖县共产党小组和保平等党支部的相继成立,标志着崖县人民的革命斗争在党的领导下开展起来,轰轰烈烈的崖县革命就此开始。

组建抗日武装

以麦宏恩、何绍尧为首的共产党人,发展和扩大党的组织,发动农民运动,宣传国民革命,组织基层农会,保平地区的革命运动震撼全县。但在1934年春,由于崖县革命受挫,崖县基层党组织解散,党员活动处于隐蔽状态,何绍尧、何赤等这一时期都回到了保平村潜伏下来。

1936年,琼崖特委派刘秋菊、林茂松来到崖县西部地区(崖城至莺歌海)指导恢复发展党组织工作,何绍尧、何赤在刘秋菊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保平地区的革命斗争开始出现新的局面。1938年秋,琼崖特委决定重建中共崖县委,特委派叶云夫任县委书记,县委驻在梅山,何绍尧、何赤等在梅山建立了抗日根据地。1939年冬,在梅山地区开展抗日活动的何赤、孙珠江、孙维青等着手建立中共崖一区委,该区驻地梅山,辖梅山、崖城、保港一带。曾任区委书记的有孙维青、孙珠江。为了打击日本侵略者,坚持武装斗争,消灭敌人,1939年冬,崖县委在保平、港门、梅山地区组成抗日游击队60余人,队长吴秉明,后扩编为中队,这支队伍在保港地区开展各种敌后游击战争,机智勇敢地打击敌人。但在1940年春,基于贯彻国共合作抗日的民族统一战线,而缺乏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被国民党设计吞并。

坚持党的领导

太平洋战争之后,琼崖抗战进入最为艰苦的阶段,由于斗争形势的需要,琼崖部分县先后组成边区或联合县形式的党政机构。1943年5月,琼崖特委决定崖县西部(即崖城、九所、黄流地区)和感恩县南部合并成立崖感办事处,崖感办事处政治上受崖县委、昌感县委领导。1943年9月,琼崖特委将昌江、感恩、崖县组成联合县委,即昌感崖联合县委。崖县县委改为崖县区委,管辖崖县中西部地区。原崖县各区委改为总支委员会,一区总支管辖梅东、梅西、保平等党支部。此后崖县区署一直存在到抗战胜利之后,“土伦事件”中区委、区署被破坏。1946年初,恢复中共崖县区委。同年11月,琼崖特委恢复了中共崖县委。1948年3月,崖县民主政府成立。直至海南解放,全县政区归于划一。

从第一个崖县党小组一直到海南解放崖县委迁驻崖城,历经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因为有着党的坚强领导,无论革命处于高潮还是低潮,保平村广大党员和群众始终团结在一起,为了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而积极革命。

“保平村有150多人参加了革命”,“保平村的革命有一个特点,就是亲族关系众多,有父子先后参加革命,如麦德魁、麦德兴父子均为琼崖抗日独立总队战士,而麦德魁又是麦宏恩烈士的侄子”,保平村委会主任周信芳说道。在保平村,这样的红色家庭不胜枚举,如周凤瑞带动周祥康、周祥善堂兄弟先后参加了琼崖纵队,或在战斗中牺牲,或被敌人抓捕杀害。保平村还有两个女烈士,张六妹和陈文月。前者为琼纵第五总队战士,在黄流村战斗中牺牲,后者在解放战争时期任长山乡妇女主任,被敌人杀害。

保平村人有着大爱,一个村子里参加革命人数之众,宗族同姓者牺牲人数之多,在全国也实属罕见。是怎样的精神和传统在激励着一个又一个家庭献出了他们的父亲、丈夫和子女?村庄的血脉中流动着怎样的不屈情怀?是中华文化舍身报国的爱国传统在代代传承,这种为革命舍小家为大家的家国之情让我们感动。

千年古村保平,传承着古老的华夏文明。在传统文化中浸淫已久,治国平天下是士人学子的理想,但在近代国难重重之际,这一理想自然升华为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即对国家对人民的担当。在党的领导下,为民族独立和解放而奋斗就成为新的理想。对马克思主义信仰的忠诚,对胜利的信念,使一代又一代的革命者无所畏惧,前赴后继。

回望纪念园区,“保平革命烈士纪念碑”的金色大字,在天地间熠熠生辉。它镌刻着英雄烈士们的丰功伟绩,又深深地印刻着这个村庄的历史,也守护着这方炽热的土地。光荣的革命传统代代相传,红色基因永远继承,在今天我们正在大力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时候,保平村会继续发扬传统,担负起新的使命,奋勇向前!

(赵方根据史料整理、撰稿)

相关稿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