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情>三亚概览>历史沿革

抗日烽火燃梅山

【字体: 打印

抗日烽火燃梅山

梅山老区革命烈士陵园

侵华日军在梅山修建的铁路桥梁

孙若,女,汉族,1920年出生,崖州区梅东村人。1942年5月入伍。2015年9月2日,荣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苏景亲,女,汉族,1920年9月出生,崖州区梅东村人。1944年入伍。2015年9月2日,荣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赵日香,男,黎族,1936年2月出生,崖州区三更中村人。1944年3月入伍。2015年9月2日,荣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孙有翠,女,汉族,1920年4月出生,崖州区梅东村人。2015年9月2日,荣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2周年,在9月3日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到来之际,为了永远铭记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创造的梅山革命斗争史,继承梅山革命老区的光荣传统。日前,记者前往梅山革命史馆探访并聆听了梅山的抗战史——那个年代的枪林弹雨、血雨腥风、硝烟弥漫的战争场景,以及根据地人民克服困难、开展生产自救、踊跃支援前线的感人画面,特别是一个个革命先烈、战斗英雄壮怀激烈、感人至深的英雄故事,无不展现出革命老区艰苦抗战历史以及老区人民不屈不挠的抗战勇气和决心,这种可歌可泣的梅山抗战史,是值得宣传和纪念的。

发展党组织,扛起抗日救亡大旗

“在20世纪那个风云狂啸,充满腥风血雨的革命斗争年代,梅山是崖县乃至琼南地区坚不可摧的革命根据地。”梅山革命史馆馆长孙诚一边陪同记者参观史馆的图片展览,一边介绍说。“九一八”事变后,中共琼崖特委派刘秋菊、林茂松等到梅山秘密开展革命活动,建立了梅山党组织,创建了梅山革命根据地。从此,梅山的革命热潮方兴未艾。1937年1月,梅山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梅东村党支部成立,点燃了梅山抗日救亡运动的星星之火。

1939年2月,日军入侵海南,崖县沦陷。当时的中共崖县县委认为梅山位于崖县中部,是通往莺歌海等地的重要交通枢纽,而且背后有青山依靠,群众基础好,很有利于开展游击战,坚持敌后抗日,因此决定将县委迁往梅山,建立起抗日革命根据地,领导和指挥全县的抗日斗争。

从此,梅山人民在时驻梅山的中共崖县委的领导下,不分男女老少,扛起枪,拿起刀,忘家舍己,共赴国难,前赴后继地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可歌可泣的革命斗争。

“梅山是县委的所在地,梅山青年在县委和乡党支部的直接领导下,抗日救亡运动搞得热火朝天。他们创办识字班,成立读书会、读报组、故事会等。”孙诚说。

为了唤起民众投身抗日斗争的洪流,中共崖县县委始终坚持“不放松一刻工夫、一个机会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的方针,在陈英才、黎茂萱、何绍尧、何赤等人的领导下,梅山各村以平民夜校为阵地,组织了读书会、读报会,编歌谣。梅山地区的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孙珠江、孙维青、孙有华等人组织成立了“梅坊抗敌团”和“渔业同志会”。他们通过读书会、讨论会等形式广泛宣传发动群众团结起来,同心协力,抗日救亡。同时他们还在梅山地区办起了平民夜校,给农民传播文化知识和抗日救国道理。在1939年冬,中共崖一区委建立,孙维青、孙珠江历任区委书记,区委管辖4党支部,成为梅山地区抗战的坚强堡垒和核心力量。

为了更有力地抗击日本侵略者,孙维青、孙珠江在梅东动员了一批青年献出长短枪数枝,又派人深入东盐灶、港门、保平等地收集长短枪20多枝,并组建了一支抗日游击队,孙珠江负责军事、孙维青负责政治,孙惠公负责宣传,孙有珍负责后勤。

此后,他们进行了整编,把梅山抗日游击队的枪支收归吴秉明抗日游击队使用,吴秉明将这支抗日队伍拉到抱善与国民党抗日军队会合,开展敌后抗日斗争。

对此,日本侵略者企图扑灭梅山地区的抗日烈火,相继在梅东的牛头岭、梅西的高土墩、长山的白土园等先后建起了三个碉堡驻扎敌兵,对梅山乡实行了包围不间断地对革命群众进行镇压摧残。敌人还利用汉奸、特务潜入梅山乡刺探情报,进行策反。

“一时间,使得梅山乡抗日斗争环境日益困难,但是梅山乡的党组织是坚强的,梅山乡人民是勇敢的,他们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出奇制胜,开展锄奸行动,坚决打击嚣张气焰。先后把日本汉奸黎亚四、黎光选父子除掉,打击了日伪嚣张气势。”孙诚介绍说。

同仇敌忾,全民动员驱顽敌

面对敌人严酷的封锁,梅山乡抗日民主政府发出“不让一丘田、一块地丢荒”的号召,由党员带头组织抢耕队,梅山人民掀起了大生产救亡运动,白天敌人来骚扰耕种不了,就利用晚上摸黑抢种、播种、收割,快收快藏。梅山人民一齐出动,开山劈岭,开垦荒地1000多亩,种植杂粮、番薯、瓜菜和棉花。收获的粮食除了解决农民供给外,每年至少上缴5万公斤,供应部队和地方工作人员。此外,收获的棉花则发动村民一齐动手加工,将布制成军鞋、被服和军用布袋送给部队。

“除了生产上述的粮食、棉花外,梅山人民还生产食盐、火药。尽管敌人刀枪林立,森严堡垒,但梅山人民并不因此低头弯腰,而是意志更加坚强,斗争艺术更加巧妙。”孙诚说。

“敌人来了,就上山躲避;敌人走了,便照常活动。没有食盐,村民群众就挑海水煮盐;没有火药,就采取土办法自制。”孙诚介绍。

为有效地开展反蚕食、反扫荡斗争,梅山的老百姓还在共产党员的带动下成立了青年抗日救国会、少年儿童团等抗战组织,积极发展地方武装,大打人民战争。

根据当时的斗争形势和琼崖特委的指示,中共崖县县委大力开展“反攻基金”、“月担费”及一人“一元一弹一升米”和“捐钱购买枪支”等运动。梅山革命根据地人民热烈响应,出现了“青抗会”与“妇救会”、党员与团员互相竞赛、互相鼓励捐献的动人场面。梅山虽然是个贫瘠之地,但是梅山人民怀着对革命的一片赤诚之心,动员家属父老将“公堂谷”、“会子谷”奉献出来,支持抗日。有些党员和革命群众宁可家里饥寒交迫也要献上10斗8斗谷子,或10元、100元(旧币)。梅山“青抗会”、“妇救会”的许多会员,除了将自己积蓄的现金捐献外,

还将嫁妆、首饰也一齐捐献。不少老太婆连保存了几十年的首饰、手镯也慷慨奉献。有些人没有现金,就上山砍柴,组织上帮助推销,以解决捐献的困难。贫苦农民孙才干、胡大安、孙有章就是这样拼命砍柴,为革命捐资国币300元。

在抗日时期,梅山抗日游击队根据地流传着妇救会会长吴华兰编唱的一首崖州调民谣,唤起父母送儿参军上前方的抗战热情:“日军侵凌赤遭殃,快送儿郎上前方;杀敌救亡来报国,学做古时岳飞娘。”

正是因为有了梅山人民的支持和帮助,梅山抗日根据地才得以巩固和发展,中共崖县委才得以领导全县人民深入开展抗日斗争,最终取得抗日斗争的胜利。

敢于献身,英烈芳名传万古

“在这场血肉绞杀的搏斗中,梅山这块贫瘠的土地,留下了多少荡气回肠的英雄故事,其中有走出延安抗大、随军挥戈北上抗日而倒在黄河岸边的孙毓雄;鲜血洒在梅山家乡热土上的早期共产党组织主要负责人孙维青等57位革命烈士,就是一面面永不褪色的红旗。”孙诚介绍说。“他们的鲜血染红了琼崖的山山水水,他们不屈不挠的精神与日月同辉,他们的英名千秋永存。”

孙维青原名叫孙家维,1917年出生于原崖县梅东村一个书香家庭,青少年时期受到许多革命先驱的教育和影响,也从书本上学到不少革命道理,1936年就参加革命,1937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年1月,梅山老区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梅东支部成立,刚满20岁的孙维青担任党支部书记。1939年2月,日军侵琼。月底,崖县沦陷。日军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做。在孙维青带动下,堂弟孙家本、堂妹孙亚九参加革命,同时和党支部的同志一起,迅速

扩建党组织,先后吸收孙家仲等一批优秀青年入党,配合时驻崖县委组建梅山游击队、青抗会、妇救会、民兵、儿童团等抗日组织,在梅山点燃熊熊的抗日烽火。

1943年,梅山抗日斗争进入最残酷阶段。日军对梅山地区频繁“扫荡”以毁灭性打击。6月的一天,孙维青带着县委的重要指示,在梅东村后山林密处的“酸梅头墩”开会传达布置对敌工作。突然日军包村,在这紧急关头,他想起党员记录本还藏在家里,万一敌人搜到是太危险的事情,于是他毅然决定冒险回村,取出藏在家里的党员记录本。

“他刚回到家,从长山白土园据点出动的日军已进入梅东村,5个日军在汉奸的引领下直奔他家搜捕。”孙诚说。

孙维青进家刚取出记录本,日军已持枪冲到家门口。他临危不惧,迅速将记录本塞入口袋里,从后门跃身而出,沿着小道向后山跑去。当年的梅东村茅屋一间挨着一间,小巷多条,孙维青就利用熟悉的村道与日军周旋。但日军小队长是个狡猾的魔鬼,他捏着东洋剑抢先跑到村后通往山上的道口守候,并用日语指挥着日兵步步压紧合拢。

“这时候,整个村子鸡飞狗吠,枪声四起一片,恐怖笼罩。孙维青一边跑,一边将记录本一页一页撕成碎片往嘴里塞,一口一嚼硬吞下去。身后,追赶过来的日军一边嚎叫着,一边连连向他开枪,孙维青中弹负了伤。”孙诚介绍说。

但他忍住伤痛继续拼命往前跑,同时他将尚未吞掉的记录本碎纸散扔在路边的草丛里,又脱下身穿的中山装也抛进草丛中,轻身疾奔后山。然而,当孙维青从胡永平家的东北角正要钻入一片蓼蓝丛时,守候在道口的日军小队长一发现就赶上举起东洋剑对准他的后背狠砍过去,孙维青顿时鲜血四溅。负着重伤,孙维青顽强地继续向前跑去。这时,穷凶极恶的日军小队长又追了上来,对着他的脖子一剑劈下,劈断他颈椎四脉。孙维青慢慢地倒在日寇屠刀下的血泊中,为国捐躯,年仅26岁。

(三亚日报林志猛孙世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