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情>三亚概览>历史沿革

崖州人物春秋

【字体: 打印

崖州人物春秋

崖州古城

崖州主簿梁正,当年兴建的水利工程,水经伏沟、深沟后流入望楼河(现属乐东境),今天仍然发挥着骨干作用。图为白莲鹅群在望楼河中拨清波。

1987年,作者陪当代著名书画家赖少其(右)到程哲天涯海角刻石处写生,并在石前留影。

六十年代三亚大桥

五十年代三亚东堤

梁正:崖州第一任水利局“局长”

梁正,广西永淳人。明代英宗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任崖州宁远县(今三亚市)主簿。梁正深得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之古意,在任上时,不遗余力,兴修水利。梁正不愧为五百八十一年以来崖州第一任水利局“局长”。

据《崖州志》载:“崖人不知水利,梁正导民筑陂灌田三千余亩。开伏沟、深沟、接石门泉水引入望楼河,灌九所、四所、乐罗、罗马等处田一万余亩。引抱旺塘水灌那罗、抱贵等处田一千余亩。今大雷、乐罗诸沟,皆其贵绩也”。

《崖州志》又载:“崖州,岩疆僻处,视画良难。”连年亢旱,未闻雷鸣,十年九荒,岁只一熟。

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梁正为了摆脱财粮困境,确保官需粮饷,民食民用,就对崖州水利资源以及和水文有关的的气候、潮汐、山塘、沟陂深入访查,绘制水图,潜心研究,确立“以水兴农”的方针。梁正不辞辛劳,日夜驰驱戎马,奔走风尘,细纺州属沿海渔人,逐月推算,得出月临卯酉,则潮涨在东西,月临子午,则潮涨在南北的科学计潮方法,对当时筑坝防潮,扩大崖州西部罗马、乐罗、四所沿海地区播种面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此外,他还深入苗山黎峒,到离州城一百多里的大抱扛岭,查清望楼河水的源头,大量拥有水文第一手资料,接着在抱扛岭,亲自率领甲里,度水势,筑堤坝,开渠导水。当山里水源引渡到石门附近时,前面有大片巨磊――俗名叫“石公”者“蹲”在这里,像一堵墙横面挡住了渠道,任你弯绕,终无法子。崖州是投荒之地,哪来雷管炸药?把石“崩”掉,谈何容易。果然,梁正是位智者,此时他想起了三国火烧赤壁战役――火烧大石如何?计上心头:欲破石公,必用火攻。梁正跨上了他那匹戎马,又奔走风尘的来到了附近的龙浩、赤公、红五等黎村,发动民众,捐出大量烧柴。又组织水工,将其一车车干柴搬到工地,很有秩序的往“石公”身上堆着,点火烧石。“呼呼”叫的大火烧了五昼夜。梁正早事先储备足够的百数担用水。他看火候已到,便及时的组织民工,把水往“石公”身上瓢泼。石热水冷,逼石裂开。梁正又宜时组织民工,用木棍条插入石的裂口,使劲地撬一片片的将它放倒。一尊尊石公终于搬走了。沟成,水分流入新沟、上雷沟,改变了这里的生产条件。开荒造田,终使荒野变成了万亩良田。水网纵横织,崖田一熟为二熟,处处稻花香早,连岁获得丰收。

梁正当年所筑之沟渠、堤坝,多已不存。现在尚保留下来的仅有大雷沟(今叫上雷沟),乐罗河(现叫新沟),均在崖县第四区属地(先属乐东县境)。上述二沟,目前在水利灌溉上,仍然发挥着它的效益。该县的大型水利――长矛水库的水都经过二条旧沟,将蓄水分道灌入冲坡、九所、乐罗三个重镇大片田洋,确保历年水足粮丰。

立石颂功,昭垂万古。《崖州志》所载之名宦,上自汉唐,下至明清,计四十九人之众,仍以梁正宦绩较大。后来州人念及他的政绩,每年收割时节,笔者家乡一带人民,都在田间为他设祭。这一崖州遗风,至目前在一些地方仍然保留了下来。

程哲:清风善政知崖州

清朝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安徽歙县人程哲在崖州任知州。《崖州志》载:“雍正三年五月,崖州地震。七月又震。”震后天旱,兼蝗虫食禾,米价腾贵,“斗米一金,民多饿死”。

程哲他一到任,便着手抚黎安民,积极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为了掌握震情旱象,他自备夫马,亲自到州西一百多里的九所、龙鼻、红墓、木棉头、翁公头、老新庄村落和诸黎峒,实地考察,了解民生,所到之处,村民扶老携幼,夹道哀告灾情苦状。

根据了解到的情况,他详文禀请上宪:由海船运谷三百二十担,直接发往旱区,以救饿户;又开官仓,拨出大米二百五十担,专派震区,以恤困民。据《崖州志》载:“雍正五年,米贵。知州程哲,详情开仓平粜,民得聊生,州人勒碑称颂。”

程哲是一位热心办学的州守。他以兴学育才为己任,尝用他的俸金买田,以赡学校。如九所社区的“乐罗社学”,是用他的俸薪百金首创的。从选校址至破土兴建,凡此种种,事必躬亲。

他爱贤重才。闻州人颜其亮(今九所镇乐罗村)少负文名,程州守便聘为乐罗社学第一任教习。州人闻讯,便纷纷送子入学。一时执经者满帐下。

程哲为官,善政清风。在任上时,废除儒学、岁贡花红酒席,和岁考生员、童生合用果饼费用。不修补衙门。省下经费,惠政于民。曰:官斯士者,民漠疾苦为要。清约自持,清苦如憎。廉明方正,禁革衙门陋规。以物敬之,皆不受。

程知州又常常留心社会的美德公德教育。雍正四年,他在藤桥市视事,就在那里亲自书写并立下了《藤桥市劝戒客民碑》,词曰:

勿嗜酒而沉醉,勿见色而贪淫。

勿因风而晚坐,勿披露而夜行。

勿因饥而饱食,勿因渴而多饮。

勿因垢而晨沐,勿因倦而昼寝。

落款为:“雍正四年知州程哲立。”反映出他人格的高洁,心灵的正直和深沉而博大的忧患意识。

程哲十分酷爱崖州的山川,在公务劳牍之余,携僚属同游其间。一天,他们来到了“天涯海角”。穷目烟波,海阔天空,心旷神怡,不觉人物两忘,身在世外之感。程哲兴致勃勃,挥毫泼墨,作“天涯”二字,命人刻在海边巨磊上。表现人在天涯,爱土守疆的宏大气魄,位卑也未敢忘忧国的积极而达观的态度,为崖州的人文景观画卷,抹上了一笔绚丽多姿的色彩,成为今天难得的国际热带滨海旅游城――“美丽三亚・浪漫天涯”的著名景区。

唐镜沅:无量功德有口皆碑

唐镜沅,广西灌阳人。清光绪十四年(公元1888年)任崖州知州。当年九月,宁远河山洪暴发,地处下游的崖州城,顿时一片汪洋,城池危在旦夕。唐知州当即拨出官粮安定民心,并迅速使人排洪护城。由于河床下游淤塞,洪水一时排不出海,他自告奋勇,领着河工,到城南五里的大蛋港,开挖海口,引洪排出大海。经过二昼夜的排洪抢险,终于战胜了特大洪水,使崖州城池转危为安。

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八月,崖州大地,轰雷一声巨响,如天崩地坼,暴雨大作,狂风骤起,拔树卷人。相传城里一大户太太,坐轿下乡催租,被风吹走,不知去处。特别是州西的九所(笔者家乡)、望楼、黄流,洗劫一空,状如印度古代史诗《摩诃罗多》里描述的情景:“河水沸腾,百兽死去,这真是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死者尸体,不复成形。”

当年崖州,饿殍遍野,灾民纷纷离乡背井,仅九所甲五里即逃亡四十二户。

《崖州志》载唐镜沅的灭灾情详文曰:“卑职自备夫马,于九月初二日,亲到九所住宿,初三日,随勘一带农田,冲成塘者,深七八尺,其成坡者,废沙堆积,并不可种稻麦。初四、初五两日,卑职独自遍历乐罗、望楼、黄流等处,地平则泛无涯,不能复开为田。九所、乐罗、望楼,黄流等地,灾民扶老携幼,男女雍道哀乞。查点户口,逃亡不少,即存者,亦褴褛不堪。”

唐镜沅当年就住进九所民居。亲自领着这里的灾民重建家园。恢复灾后生产。又及时打开衙门谷仓,发放官粮,救济灾区,安定民心。

从唐镜沅的灾情详文里可以想得出来,九所一带是个重灾区。他在这里一方面指挥排洪下海,一方面又搬沙造田。农民不知堆沙

的方法,搬沙造田时他们使用“人”字形堆沙。分两排行走,从左边上,从右边下。因而人群壅塞,行走不便。且“人”形堆沙坡度大,容积小,堆上去的田沙又滑了下来,进度较慢。唐镜沅现场发现后,就用通俗易懂的比喻方法对灾民说,你们家里都养过鸡和鹅吧,大家尽管按“鸡”和“鹅”的样子去堆;田里埋沙薄的,可以堆成“鸡”形,埋沙厚的,就堆成“鹅”形。因鸡和鹅,体积较大,四面八方都可以同时堆沙,所以搬沙造田的进度较快。灾民们按照唐镜沅知州的方法堆沙,果然不用多久时间,宽广的田间就堆成了“鸡”形坡和“鹅”形的一座座大小不等的坡子。灾民的脑子也好使,因此他们便把像鸡形的田地称为“鸡坡子田”,似鹅状的田便叫做“大鹅田”。

“鸡坡子田”,在我老家大门口附近,“大鹅田”,在笔者村不足半里的东边。时经128年,今天这些田和田洋,仍然依旧叫“鸡坡子田”和“大鹅田”,古老名字,丝毫从未改变。

唐知州极为重视名胜亭阁建设。他任州事时,多次访查崖州胜迹,以建亭阁,供人游览。《崖州志》载:“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春正月,唐镜沅闻城北四里许有热水喷泉,他马上出城视察,不久便建筑起了“既济亭”。

在兴建“既济亭”时,唐知守废寝忘食,亲自绘图规划,几易方案,也不觉其事烦。工竣,州人请他勒石,他当即书写了“既济亭”碑记,详述建亭经过,并榜楹曰:

风浴春怀贤士撰,

咏筋情叙永和年。

借王羲之“风静带兰气,日长娱竹荫”,兰亭修雅集的情景,来抒发他对“既济亭”兴建盛世之情怀。

唐镜沅还在“既济亭”的石壁上,镌自书句曰:

谁怜崖州怀汤沐,

空说华清赐浴池。

从这里不难看出唐知州对崖州山水的酷爱,原是情有独钟的。华清池又怎么样?能拿来和“既济池”比吗?

唐镜沅,苦心经营“既济亭”,使亭里山明水秀,池中水面如镜清澈,可以捞月,为州人营造了一方寄迹在山水之间的游憩胜地。如今,亭子已废,但古味犹有。

唐州守同时更关心对人民进行道德规范的教育,为了这个目的,他在城南一里处,建立了“还金寮”,以表彰岭海大儒――钟芳之祖父――钟明,拾金不昧的美德。《崖州志》曰:“钟明,高山所人,家贫,以卖浆为业。成化间,有士舍陈姓者,持数百金止于舍旁,仓卒忘携去,为明所得。及夕,陈擗号至。明询其数,合,即尽出还之。陈感拜,愿剖分以谢。明曰:‘吾不私其全,而利其半乎?’亟投柜,吾卖浆足自给也。”

年深日久时越五百多年的“还金寮”,它是拾金不昧的号角,它的佳语仍流传甚广,特别是唐镜沅撰镌在“还金寮”里的一楹联:

独留后世儿孙路,

此是前贤义利关。

这副对联,是崖州人的电钮,士、农、工、商,一按就着。这与唐镜沅的表彰揄扬不无关系。

唐镜沅,主事崖州,他关心民瘼,怀忧于心,不论教育、治安诸方面,政廉风清。(《崖州志》・宦绩志一)载:“始下车,兴学士课,息讼安民。凡胥役士讹诈民黎者,治之不遗余力。……豁免农田荒米。凡诸善政,至今载之州人口碑。去之日,士民爱戴,祀鳌山书院。”

(三亚日报蔡明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